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珠峰测高丨最难忘珠峰上那一双双眼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31 00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新华社珠峰大本营5月29日电题:记者手记:最难忘珠峰上那一双双眼

新华社记者魏玉坤、武思宇、王沁鸥

每一次深度采访后,最难忘的莫过于采访对象的眼睛了。这个春天,在珠峰山区,有那样一群人,有那样一双双温暖、明亮而又如岩石般坚毅气质的眼睛,定格了2020珠峰高程测量的一个个瞬间。

5月27日,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在峰顶合影留念。新华社特约记者 扎西次仁 摄

初见测绘队员陈景涛时,他正在进行GNSS水准测量。他跟队友对照点之记(记载大地点位情况的资料),找到了测量点,再架设三脚架和基架,调平基架,并在基架上放置天线设备,连接接收机主机,插入电源、开机,实时记录。

全程如一段哑剧,陈景涛和队友没有过多交流,他的眼睛专注凝神、闪动着青春、热情的光芒。

在海拔超4300米处完成上述工作并不容易。由于缺氧,陈景涛和队友每完成一个步骤就立在原地大口大口喘气。他说:“外业作业有风险,也有乐趣,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景色。”

“经天纬地,开路先锋”,是测绘事业的生动写照。既然测绘人肩负着开路先锋的神圣使命,定要继续攀登!

40岁的测绘队员郑林工作之余,总爱和同事聊家常。珠峰大本营帐篷内微弱的灯光打在他黝黑而线条柔和的脸颊上,眼睛更加清澈明亮,如珠峰峰顶上的晨星。

“我就喜欢干测绘,自己一定会全力以赴。”参与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的郑林,这次主动请缨,参战2020珠峰高程测量。

在这次测量中,郑林还是做老本行??三角测量,面临的挑战依旧严峻:高寒缺氧,外业作业时要翻过危险重重的冲沟、冰塔林、冰崩区等。但在他眼里,“能再次参与珠峰高程测量,很光荣”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“光荣”是队员们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,这份光荣感源自他们心底对测绘事业的热爱和忠诚。

测绘队员薛强强这次主要参与西绒(西绒布冰川)点的峰顶交会测量。自4月20日以来,他一直在外进行冲顶前的模拟交会测量。

西绒点海拔超5600米,沿途要翻过一个高300多米、坡度超50°的冲沟。

薛强强回忆,攀登途中,稍一疏忽或手一滑,他们就可能掉进沟底。由于高寒缺氧和体力的严重消耗,他的眼里不时迸散“金星”,胸口胀痛,坚持爬上去后,手套都磨烂了,“整个人几乎都瘫痪了”。

“我们不是专业登山队员,靠意志而不是体力往上登。”薛强强说。来回途中,队友们在雪地上写下“忠诚”二字,写了一路,激励前进。

眼前这位37岁的陕西汉子,皮肤糙黑、身材魁梧,粗犷如高原戈壁,一对黑亮的眸子深邃透明。

在珠峰大本营西侧的一个小坡上,矗立着2005年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纪念碑。在很多测绘队员心中,这座纪念碑既是对那次珠峰高程测量的深沉礼赞,也是测绘人的精神丰碑。

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纪念碑巍然矗立,测绘精神代代传承,永不熄灭。在测绘队员陈刚眼里,传承这种精神既是责任,也是初心。

“在这次测量中,我们最在乎的是能不能精确地拿到各项数据!”眼前的陈刚,语气坚定,双眼炯炯有神。

陈刚此前参与过攀登全球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南、北极点的项目,最关心的也是能在多个地理标志点进行测量。在珠峰的前期拉练里,他在几处营地进行重力测量时,不厌其烦地提醒年轻队友要珍爱仪器,确保测出的数据完整。

“珠峰北坡位于中国境内,我们有责任及时、透彻地了解。”陈刚说,这也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。

2020珠峰高程测量27日成功实现登顶测量,完成野外测量阶段的最后一步,标志着我国15年后的这次测量取得关键性胜利。

“当所有的目光都聚焦珠峰峰顶时,还有很多队员正在海拔5000米到6000米处进行峰顶相关测绘工作。珠峰高程测量从不是个人的单打独斗,而要靠多方合力。”测绘队员任秀波说,眼里透着一股“韧”劲儿。

“山若有情山亦老”。如果珠峰可以动情,那这里的每一座山,每一条河,每一块石头,都用无声的凝视,致敬这群用热血与青春诠释忠诚与担当的开路先锋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